江西铜业集团财务有限公司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2-25 10:4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作为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的大宗商品,铜被称为经济的“晴雨表”。而传统上,铜行业的世界级巨头,不是位于西方发达国家,就是位于全球铜矿储量丰富的地区。据扑克投资家此前统计,2017年的全球前十大铜业巨头,竟然没有一家中国企业。    然而正如野百合也有春天一样,中国铜企的雄心无可阻挡:就在12月9日,中国的江西铜业(江铜)宣布拟以11.159亿美元收购PIMCupricHoldingsLimited(PCH)100%股权,而PCH目前持有加拿大FirstQuantumMineralsLtd.(第一量子矿业,简称FQM)18%的已发行股份,收购完成后,江铜将间接成为FQM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位列全球十大铜企之一。    之所以能够大手笔收购,源于江铜的财大气粗:2019年前三季度,江铜营收1712亿元,为江西上市公司营收之首;净利润也高达20.65亿元,同比增长0.99%,说明业务稳步增长。无愧于有色“三驾马车”之一的称号(另两家分别是福建的紫金矿业和央企中国铝业)。    和人们对金属企业固有印象的“尘土满天飞”不同,江铜是现在逐渐成为一家科技驱动型企业,并且以其国内第一的PCB工艺,在5G的浪潮中,为“新智造”出力。下面,我们就来讲江铜的故事。  01 江铜的发展史 40年的改革开放史   中国是世界上铜矿较多的国家之一。总保有储量铜6243万吨,居世界第7位。探明储量中富铜矿占35%,但铜矿在全国各地的分布并不均匀,其中江西铜储量位居全国榜首,占20.8%。    从唐宋年间开始,江西就有湿法炼铜的记载,为现代炼铜业的基础。1958年就成立的德兴铜矿,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铜矿。     【图】位于江西的铜矿山(图片来源:洲际矿山)    到了1979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全国人民摩拳擦掌,争取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然而,“十年浩劫”余威尚存,各行各业一片混乱,百废待兴,选择几个“试验田”作为样本,已经成为必然的选择。    而采矿行业,成为当仁不让的选择,背后其实很容易想明白: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根本没有本钱,也没有能力玩转复杂的“高科技”、金融衍生品,而采矿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只要挖矿、冶炼,就可以换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采矿行业成为改革开放的试点行业。而铜作为有色金属中的“王牌”,自然成为发展重中之重。    1979年的中国,铜产量匮乏,三分之一依赖进口,每年耗费大量外汇。    为了彻底改变这种状况,中央决定投资40亿元人民币,引进全球先进装置,在江西建设现代化铜业基地——这一数字,约占到当年全国财政的4%,足见重视程度。江铜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现代铜业的摇篮”,隶属江西省委和冶金部(现已撤销)双重领导。    在政策的鼓舞下,无数来自五湖四海的铜业精英,汇聚江铜,开启了筚路蓝缕的创业时代。到了1984年底,永平铜矿建成投产,这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万吨级产能铜矿山。 【图】江铜永平铜矿试生产典礼(图片来源:新华社)   一年后的1985年底,在江铜的贵溪冶炼厂,引进自芬兰的“闪速炼铜系统”顺利贯通,产出第一炉铜水,成为中国铜业走向现代化的标志性事件。    所谓的“闪速熔炼”,是上世纪40年代国际上开始流行的一种冶炼技术,1949年4月20日,闪速熔炼工艺在芬兰的Harjavalta铜冶炼厂首次工业化运行。其优势在于,将原先的两步炼铜工艺简化成一步,进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时至今日,闪速熔炼技术依旧是目前国际主流技术之一。而该技术在贵溪冶炼厂的成功应用,一举缩短中国铜工业与世界铜工业20年的差距,也证明了江铜的目标之高——建设之初,对标的就是全世界一流的铜企。    引进只是第一步,之后需要做的,是消化吸收,才能真正掌握先进的技术。多年来,江铜探索出一整套“引进—消化—吸收—创新—输出”的发展模式,形成世界领先的冶炼技术和矿山开发技术,有效推动企业保持较高成长性。  【图】江铜的现代化铜杆生产车间(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江铜等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带动下,中国铜工业突飞猛进。与改革开放同龄的江铜,已成为中国铜工业的领跑者和有色金属行业综合实力最强的企业之一。其中,采选能力全国最大,铜冶炼能力跻身世界前三,铜加工综合生产能力全国第一,并已于2008年整体上市。   数据,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就在本月初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江铜党委副书记汪波表示:   江铜集团已连续七年跻身财富世界500强榜单,2019年的排名为第358位。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2306亿元、完成利税76亿元,生产阴极铜146万吨,约占中国阴极铜年产量的七分之一。   【图】2014年以来,江铜的业务稳步增长(图片来源:中原证券)    在发展生产的同时,江铜并没有陶醉,而是敏锐感觉到了高端产品依然和世界一流水平有差距。例如,5G时代的物资——铜箔,就是江铜正在发力的对象。 02 铜箔定位高端 正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众所周知,由于铜具备很强的延展性(仅次于金和铂),在基础金属中排名第一,因而可以被加工成很薄的铜箔。而铜箔,是5G时代的基础原料之一。    铜箔按照制造工艺可以分为压延铜箔和电解铜箔两类,按照应用领域,电解铜箔可以分为锂电铜箔(7-20微米)、标准铜箔(12-70微米)、超厚铜箔(105-420微米),其中锂电铜箔主要应用于锂电池负极,标准铜箔和超厚铜箔主要用于不同功率的PCB板。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当今电子信息产业高速发展中,铜箔被称为电子信号与电力传输、沟通的“神经网络”。随着5G、物联网、大数据、汽车电子智能化/自动化等行业的迅速发展,未来铜箔显然市场前景广阔。 【图】5G基站大建设的前夜,铜箔的需求几乎是确定的(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市场的逻辑很确定,但要想分一杯羹也不是那么容易:由于无序扩张,目前国内的铜箔处于供过于求状态:据最新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铜箔总产能为46.39万吨,超出需求约8.4万吨,铜箔市场产能过剩的局面已经形成。    虽然总量过剩,但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2018年全年PCB铜箔产能新增较少(约1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1.4万吨。锂电铜箔2018年新增产能约6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3万吨。新增产能少于预期,表明行业正在被“寒冬”笼罩。    不管怎么说,在供过于求的大背景下,不管哪一家企业,如果总是生产“大路货”,而没有自己独家的拳头产品的话,那么必然难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足。    江铜开始向行业的最高端进军。2014年4月,江铜的铜箔公司从加工事业部分离独立经营以来,就确定了分两步实现“以持续提升产品质量来促进客户结构不断升级”的战略目标。   铜箔公司历经2年时间的努力,于2016年实现了产品结构升级,摆脱了中低端产品定位,走出了CCL市场同质化竞争的“红海”困境;其后,继续通过2年时间的质量提升,于2018年,确立了以中高端PCB客户为主要客户群的有利局面。    江铜是如何进入高端市场的呢:举一个例子:为取得进入汽车类印制电路行业高端客户的资格证,2016年,铜箔公司就开始导入汽车行业质量管理体系IATF16949并获得成功,进一步拓宽了高端客户群体。2010年-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年均增速保持在5.7%。     【图】对质量的极端追求,造就了江铜铜箔的高品质(图片来源:江铜传媒)    目前,铜箔公司以稳定的产品质量在PCB行业内获得了替代进口产品的首选供应商地位,并处于国内铜箔PCB市场占有率第一的行业地位,部分优质客户在特殊厚度、特殊基重、特殊技术要求的产品上完全依赖江铜铜箔。    江铜还被工信部列为2016年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承接单位之一。    以江铜的贵溪冶炼厂为例,携手海康威视,建立起存储、应用、管理和相关业务流程为一体的综合平台。该平台集生产管控、治安防范、消防预知、交通治理、环保监测于一体,并延伸出“安防、交通、生产、消防、环保”五大智能应用。     【图】贵溪冶炼厂和海康威视合作,打造五大智能应用场景(图片来源:江铜官网)    这样看来,江铜在国内无论是主业——炼铜,还是工厂管理水平,都达到了新的高度。但是接下来又面临着新的问题:增量在减少了!向海外并购,就成了一个必然的选择。  03 控股FQM 江铜意欲何为?   江铜成为FQM的第一大股东。现在的问题在于,首先,江铜是如何进行的?第二,控股能为江铜带来什么好处?    众所周知,FQM是全球铜矿巨头之一,合计控制了全球约4925万吨的铜矿资源。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目前,全球铜矿储量共约7亿吨。FQM合计控制的铜矿资源,约占全球铜矿总储量的7.04%。   FQM2019年产铜同比由降转升,前三季度同比增5万吨,主要是下半年巴拿马Cobre项目的建成投产:预计该矿山下半年铜产量占比将超过80%。从2023年开始扩大生产,完成建设规划后,FQM将成为年产量超过85万吨的铜矿商。  【图】FQM旗下的巴拿马Cobre铜矿(图片来源:考拉矿业观察)    但也正是因为该项目,造成了第一量子债台高筑。截止到3季度末,FQM的净负债高达76亿美元,同比增加了24%。并且,在产量增长的同时,企业的市值并没有同步增长:过去5年,该公司市值缩水一半。    而今年以来,围绕第一量子的收购传闻更是不断:就在江铜之前,FQM已与力拓商讨开发旗下LaGranja(秘鲁最大的未开发铜矿之一)铜矿开采项目。该矿预计年产量为50万吨,可使用寿命达到40年。而这次江铜的动作,也引发了市场“搅局”的猜想。    传言归传言,从历次公告来看,江铜其实是“早有预谋”:    第一步先通过境外设立的参股子公司PIM设立的壳公司PCH,在二级市场悄悄收购股票达到9.2%,然后再收购600万股突破10%,并向市场公告,之后再通过二级市场收购,或行使认购权的方式进一步增持至接近20%。   现在到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PIM?江铜在公告里是这样说的:    (1)助力本公司资源国际化。通过本次交易,本公司将成为FQM单一最大同行业投资人股东。FQM控制的铜矿储量丰富,预计未来将产生较强的现金流,本公司通过持股享有相应FQM铜矿资源权益及预计未来现金分红,符合本公司资源国际化战略;    (2)今后有望助力两家公司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与价值提升。FQM拥有优秀的管理团队,在矿山项目建设及运营上具有丰富经验,本公司及FQM均持有可以扩大生产规模以及待开发的铜矿项目,存在未来在项目开发层面的合作预期;融合两家公司在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通过发挥协同作用,提升项目盈利水平。    抛开这些官样文章,正如前文所言,现在的江铜需要“买买买”以扩充实力,而FQM的股价持续低迷,且铜价依旧在低位盘整,因而从这个角度看,正是入手的大好时机。至于江铜下一步会采取何种措施,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观察。      【图】2014年至今,铜价几起几落,目前在相对低位盘整(图片来源:文华财经)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概要描述】作为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的大宗商品,铜被称为经济的“晴雨表”。而传统上,铜行业的世界级巨头,不是位于西方发达国家,就是位于全球铜矿储量丰富的地区。据扑克投资家此前统计,2017年的全球前十大铜业巨头,竟然没有一家中国企业。    然而正如野百合也有春天一样,中国铜企的雄心无可阻挡:就在12月9日,中国的江西铜业(江铜)宣布拟以11.159亿美元收购PIMCupricHoldingsLimited(PCH)100%股权,而PCH目前持有加拿大FirstQuantumMineralsLtd.(第一量子矿业,简称FQM)18%的已发行股份,收购完成后,江铜将间接成为FQM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位列全球十大铜企之一。    之所以能够大手笔收购,源于江铜的财大气粗:2019年前三季度,江铜营收1712亿元,为江西上市公司营收之首;净利润也高达20.65亿元,同比增长0.99%,说明业务稳步增长。无愧于有色“三驾马车”之一的称号(另两家分别是福建的紫金矿业和央企中国铝业)。    和人们对金属企业固有印象的“尘土满天飞”不同,江铜是现在逐渐成为一家科技驱动型企业,并且以其国内第一的PCB工艺,在5G的浪潮中,为“新智造”出力。下面,我们就来讲江铜的故事。  01 江铜的发展史 40年的改革开放史   中国是世界上铜矿较多的国家之一。总保有储量铜6243万吨,居世界第7位。探明储量中富铜矿占35%,但铜矿在全国各地的分布并不均匀,其中江西铜储量位居全国榜首,占20.8%。    从唐宋年间开始,江西就有湿法炼铜的记载,为现代炼铜业的基础。1958年就成立的德兴铜矿,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铜矿。     【图】位于江西的铜矿山(图片来源:洲际矿山)    到了1979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全国人民摩拳擦掌,争取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然而,“十年浩劫”余威尚存,各行各业一片混乱,百废待兴,选择几个“试验田”作为样本,已经成为必然的选择。    而采矿行业,成为当仁不让的选择,背后其实很容易想明白: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根本没有本钱,也没有能力玩转复杂的“高科技”、金融衍生品,而采矿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只要挖矿、冶炼,就可以换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采矿行业成为改革开放的试点行业。而铜作为有色金属中的“王牌”,自然成为发展重中之重。    1979年的中国,铜产量匮乏,三分之一依赖进口,每年耗费大量外汇。    为了彻底改变这种状况,中央决定投资40亿元人民币,引进全球先进装置,在江西建设现代化铜业基地——这一数字,约占到当年全国财政的4%,足见重视程度。江铜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现代铜业的摇篮”,隶属江西省委和冶金部(现已撤销)双重领导。    在政策的鼓舞下,无数来自五湖四海的铜业精英,汇聚江铜,开启了筚路蓝缕的创业时代。到了1984年底,永平铜矿建成投产,这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万吨级产能铜矿山。 【图】江铜永平铜矿试生产典礼(图片来源:新华社)   一年后的1985年底,在江铜的贵溪冶炼厂,引进自芬兰的“闪速炼铜系统”顺利贯通,产出第一炉铜水,成为中国铜业走向现代化的标志性事件。    所谓的“闪速熔炼”,是上世纪40年代国际上开始流行的一种冶炼技术,1949年4月20日,闪速熔炼工艺在芬兰的Harjavalta铜冶炼厂首次工业化运行。其优势在于,将原先的两步炼铜工艺简化成一步,进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时至今日,闪速熔炼技术依旧是目前国际主流技术之一。而该技术在贵溪冶炼厂的成功应用,一举缩短中国铜工业与世界铜工业20年的差距,也证明了江铜的目标之高——建设之初,对标的就是全世界一流的铜企。    引进只是第一步,之后需要做的,是消化吸收,才能真正掌握先进的技术。多年来,江铜探索出一整套“引进—消化—吸收—创新—输出”的发展模式,形成世界领先的冶炼技术和矿山开发技术,有效推动企业保持较高成长性。  【图】江铜的现代化铜杆生产车间(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江铜等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带动下,中国铜工业突飞猛进。与改革开放同龄的江铜,已成为中国铜工业的领跑者和有色金属行业综合实力最强的企业之一。其中,采选能力全国最大,铜冶炼能力跻身世界前三,铜加工综合生产能力全国第一,并已于2008年整体上市。   数据,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就在本月初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江铜党委副书记汪波表示:   江铜集团已连续七年跻身财富世界500强榜单,2019年的排名为第358位。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2306亿元、完成利税76亿元,生产阴极铜146万吨,约占中国阴极铜年产量的七分之一。   【图】2014年以来,江铜的业务稳步增长(图片来源:中原证券)    在发展生产的同时,江铜并没有陶醉,而是敏锐感觉到了高端产品依然和世界一流水平有差距。例如,5G时代的物资——铜箔,就是江铜正在发力的对象。 02 铜箔定位高端 正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众所周知,由于铜具备很强的延展性(仅次于金和铂),在基础金属中排名第一,因而可以被加工成很薄的铜箔。而铜箔,是5G时代的基础原料之一。    铜箔按照制造工艺可以分为压延铜箔和电解铜箔两类,按照应用领域,电解铜箔可以分为锂电铜箔(7-20微米)、标准铜箔(12-70微米)、超厚铜箔(105-420微米),其中锂电铜箔主要应用于锂电池负极,标准铜箔和超厚铜箔主要用于不同功率的PCB板。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当今电子信息产业高速发展中,铜箔被称为电子信号与电力传输、沟通的“神经网络”。随着5G、物联网、大数据、汽车电子智能化/自动化等行业的迅速发展,未来铜箔显然市场前景广阔。 【图】5G基站大建设的前夜,铜箔的需求几乎是确定的(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市场的逻辑很确定,但要想分一杯羹也不是那么容易:由于无序扩张,目前国内的铜箔处于供过于求状态:据最新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铜箔总产能为46.39万吨,超出需求约8.4万吨,铜箔市场产能过剩的局面已经形成。    虽然总量过剩,但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2018年全年PCB铜箔产能新增较少(约1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1.4万吨。锂电铜箔2018年新增产能约6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3万吨。新增产能少于预期,表明行业正在被“寒冬”笼罩。    不管怎么说,在供过于求的大背景下,不管哪一家企业,如果总是生产“大路货”,而没有自己独家的拳头产品的话,那么必然难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足。    江铜开始向行业的最高端进军。2014年4月,江铜的铜箔公司从加工事业部分离独立经营以来,就确定了分两步实现“以持续提升产品质量来促进客户结构不断升级”的战略目标。   铜箔公司历经2年时间的努力,于2016年实现了产品结构升级,摆脱了中低端产品定位,走出了CCL市场同质化竞争的“红海”困境;其后,继续通过2年时间的质量提升,于2018年,确立了以中高端PCB客户为主要客户群的有利局面。    江铜是如何进入高端市场的呢:举一个例子:为取得进入汽车类印制电路行业高端客户的资格证,2016年,铜箔公司就开始导入汽车行业质量管理体系IATF16949并获得成功,进一步拓宽了高端客户群体。2010年-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年均增速保持在5.7%。     【图】对质量的极端追求,造就了江铜铜箔的高品质(图片来源:江铜传媒)    目前,铜箔公司以稳定的产品质量在PCB行业内获得了替代进口产品的首选供应商地位,并处于国内铜箔PCB市场占有率第一的行业地位,部分优质客户在特殊厚度、特殊基重、特殊技术要求的产品上完全依赖江铜铜箔。    江铜还被工信部列为2016年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承接单位之一。    以江铜的贵溪冶炼厂为例,携手海康威视,建立起存储、应用、管理和相关业务流程为一体的综合平台。该平台集生产管控、治安防范、消防预知、交通治理、环保监测于一体,并延伸出“安防、交通、生产、消防、环保”五大智能应用。     【图】贵溪冶炼厂和海康威视合作,打造五大智能应用场景(图片来源:江铜官网)    这样看来,江铜在国内无论是主业——炼铜,还是工厂管理水平,都达到了新的高度。但是接下来又面临着新的问题:增量在减少了!向海外并购,就成了一个必然的选择。  03 控股FQM 江铜意欲何为?   江铜成为FQM的第一大股东。现在的问题在于,首先,江铜是如何进行的?第二,控股能为江铜带来什么好处?    众所周知,FQM是全球铜矿巨头之一,合计控制了全球约4925万吨的铜矿资源。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目前,全球铜矿储量共约7亿吨。FQM合计控制的铜矿资源,约占全球铜矿总储量的7.04%。   FQM2019年产铜同比由降转升,前三季度同比增5万吨,主要是下半年巴拿马Cobre项目的建成投产:预计该矿山下半年铜产量占比将超过80%。从2023年开始扩大生产,完成建设规划后,FQM将成为年产量超过85万吨的铜矿商。  【图】FQM旗下的巴拿马Cobre铜矿(图片来源:考拉矿业观察)    但也正是因为该项目,造成了第一量子债台高筑。截止到3季度末,FQM的净负债高达76亿美元,同比增加了24%。并且,在产量增长的同时,企业的市值并没有同步增长:过去5年,该公司市值缩水一半。    而今年以来,围绕第一量子的收购传闻更是不断:就在江铜之前,FQM已与力拓商讨开发旗下LaGranja(秘鲁最大的未开发铜矿之一)铜矿开采项目。该矿预计年产量为50万吨,可使用寿命达到40年。而这次江铜的动作,也引发了市场“搅局”的猜想。    传言归传言,从历次公告来看,江铜其实是“早有预谋”:    第一步先通过境外设立的参股子公司PIM设立的壳公司PCH,在二级市场悄悄收购股票达到9.2%,然后再收购600万股突破10%,并向市场公告,之后再通过二级市场收购,或行使认购权的方式进一步增持至接近20%。   现在到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PIM?江铜在公告里是这样说的:    (1)助力本公司资源国际化。通过本次交易,本公司将成为FQM单一最大同行业投资人股东。FQM控制的铜矿储量丰富,预计未来将产生较强的现金流,本公司通过持股享有相应FQM铜矿资源权益及预计未来现金分红,符合本公司资源国际化战略;    (2)今后有望助力两家公司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与价值提升。FQM拥有优秀的管理团队,在矿山项目建设及运营上具有丰富经验,本公司及FQM均持有可以扩大生产规模以及待开发的铜矿项目,存在未来在项目开发层面的合作预期;融合两家公司在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通过发挥协同作用,提升项目盈利水平。    抛开这些官样文章,正如前文所言,现在的江铜需要“买买买”以扩充实力,而FQM的股价持续低迷,且铜价依旧在低位盘整,因而从这个角度看,正是入手的大好时机。至于江铜下一步会采取何种措施,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观察。      【图】2014年至今,铜价几起几落,目前在相对低位盘整(图片来源:文华财经)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12-25 10:41
  • 访问量:
详情
  作为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的大宗商品,铜被称为经济的“晴雨表”。而传统上,铜行业的世界级巨头,不是位于西方发达国家,就是位于全球铜矿储量丰富的地区。据扑克投资家此前统计,2017年的全球前十大铜业巨头,竟然没有一家中国企业。 
 
  然而正如野百合也有春天一样,中国铜企的雄心无可阻挡:就在12月9日,中国的江西铜业(江铜)宣布拟以11.159亿美元收购PIM Cupric Holdings Limited(PCH)100%股权,而PCH目前持有加拿大First Quantum Minerals Ltd.(第一量子矿业,简称FQM)18 %的已发行股份,收购完成后,江铜将间接成为FQM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位列全球十大铜企之一。 
 
  之所以能够大手笔收购,源于江铜的财大气粗:2019年前三季度,江铜营收1712亿元,为江西上市公司营收之首;净利润也高达20.65亿元,同比增长0.99%,说明业务稳步增长。无愧于有色“三驾马车”之一的称号(另两家分别是福建的紫金矿业和央企中国铝业)。 
 
  和人们对金属企业固有印象的“尘土满天飞”不同,江铜是现在逐渐成为一家科技驱动型企业,并且以其国内第一的PCB工艺,在5G的浪潮中,为“新智造”出力。下面,我们就来讲江铜的故事。 
 
01
 
江铜的发展史
 
40年的改革开放史
 
  中国是世界上铜矿较多的国家之一。总保有储量铜6243万吨,居世界第7位。探明储量中富铜矿占35%,但铜矿在全国各地的分布并不均匀,其中江西铜储量位居全国榜首,占20.8%。 
 
  从唐宋年间开始,江西就有湿法炼铜的记载,为现代炼铜业的基础。1958年就成立的德兴铜矿,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铜矿。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位于江西的铜矿山(图片来源:洲际矿山) 

 
  到了1979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全国人民摩拳擦掌,争取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然而,“十年浩劫”余威尚存,各行各业一片混乱,百废待兴,选择几个“试验田”作为样本,已经成为必然的选择。 
 
  而采矿行业,成为当仁不让的选择,背后其实很容易想明白:当时的中国一穷二白,根本没有本钱,也没有能力玩转复杂的“高科技”、金融衍生品,而采矿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只要挖矿、冶炼,就可以换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采矿行业成为改革开放的试点行业。而铜作为有色金属中的“王牌”,自然成为发展重中之重。 
 
  1979年的中国,铜产量匮乏,三分之一依赖进口,每年耗费大量外汇。 
 
  为了彻底改变这种状况,中央决定投资40亿元人民币,引进全球先进装置,在江西建设现代化铜业基地——这一数字,约占到当年全国财政的4%,足见重视程度。江铜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现代铜业的摇篮”,隶属江西省委和冶金部(现已撤销)双重领导。 
 
  在政策的鼓舞下,无数来自五湖四海的铜业精英,汇聚江铜,开启了筚路蓝缕的创业时代。到了1984年底,永平铜矿建成投产,这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万吨级产能铜矿山。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江铜永平铜矿试生产典礼(图片来源:新华社)

 
  一年后的1985年底,在江铜的贵溪冶炼厂,引进自芬兰的“闪速炼铜系统”顺利贯通,产出第一炉铜水,成为中国铜业走向现代化的标志性事件。 
 
  所谓的“闪速熔炼”,是上世纪40年代国际上开始流行的一种冶炼技术,1949年4月20日,闪速熔炼工艺在芬兰的Harjavalta铜冶炼厂首次工业化运行。其优势在于,将原先的两步炼铜工艺简化成一步,进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时至今日,闪速熔炼技术依旧是目前国际主流技术之一。而该技术在贵溪冶炼厂的成功应用,一举缩短中国铜工业与世界铜工业20年的差距,也证明了江铜的目标之高——建设之初,对标的就是全世界一流的铜企。 
 
  引进只是第一步,之后需要做的,是消化吸收,才能真正掌握先进的技术。多年来,江铜探索出一整套“引进—消化—吸收—创新—输出”的发展模式,形成世界领先的冶炼技术和矿山开发技术,有效推动企业保持较高成长性。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江铜的现代化铜杆生产车间(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江铜等国内大型企业集团带动下,中国铜工业突飞猛进。与改革开放同龄的江铜,已成为中国铜工业的领跑者和有色金属行业综合实力最强的企业之一。其中,采选能力全国最大,铜冶炼能力跻身世界前三,铜加工综合生产能力全国第一,并已于2008年整体上市。
 
  数据,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就在本月初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江铜党委副书记汪波表示:
 
  江铜集团已连续七年跻身财富世界500强榜单,2019年的排名为第358位。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2306亿元、完成利税76亿元,生产阴极铜146万吨,约占中国阴极铜年产量的七分之一。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2014年以来,江铜的业务稳步增长(图片来源:中原证券) 

 
  在发展生产的同时,江铜并没有陶醉,而是敏锐感觉到了高端产品依然和世界一流水平有差距。例如,5G时代的物资——铜箔,就是江铜正在发力的对象。
 
02
 
铜箔定位高端
 
正在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众所周知,由于铜具备很强的延展性(仅次于金和铂),在基础金属中排名第一,因而可以被加工成很薄的铜箔。而铜箔,是5G时代的基础原料之一。 
 
  铜箔按照制造工艺可以分为压延铜箔和电解铜箔两类,按照应用领域,电解铜箔可以分为锂电铜箔(7-20微米)、标准铜箔(12-70微米)、超厚铜箔(105-420微米),其中锂电铜箔主要应用于锂电池负极,标准铜箔和超厚铜箔主要用于不同功率的PCB板。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当今电子信息产业高速发展中,铜箔被称为电子信号与电力传输、沟通的“神经网络”。随着5G、物联网、大数据、汽车电子智能化/自动化等行业的迅速发展,未来铜箔显然市场前景广阔。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5G基站大建设的前夜,铜箔的需求几乎是确定的(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市场的逻辑很确定,但要想分一杯羹也不是那么容易:由于无序扩张,目前国内的铜箔处于供过于求状态:据最新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铜箔总产能为46.39万吨,超出需求约8.4万吨,铜箔市场产能过剩的局面已经形成。 
 
  虽然总量过剩,但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2018年全年PCB铜箔产能新增较少(约1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1.4万吨。锂电铜箔2018年新增产能约6万吨,比原预计的少约3万吨。新增产能少于预期,表明行业正在被“寒冬”笼罩。 
 
  不管怎么说,在供过于求的大背景下,不管哪一家企业,如果总是生产“大路货”,而没有自己独家的拳头产品的话,那么必然难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足。 
 
  江铜开始向行业的最高端进军。2014年4月,江铜的铜箔公司从加工事业部分离独立经营以来,就确定了分两步实现“以持续提升产品质量来促进客户结构不断升级”的战略目标。
 
  铜箔公司历经2年时间的努力,于2016年实现了产品结构升级,摆脱了中低端产品定位,走出了CCL市场同质化竞争的“红海”困境;其后,继续通过2年时间的质量提升,于2018年,确立了以中高端PCB客户为主要客户群的有利局面。 
 
  江铜是如何进入高端市场的呢:举一个例子:为取得进入汽车类印制电路行业高端客户的资格证,2016年,铜箔公司就开始导入汽车行业质量管理体系IATF16949并获得成功,进一步拓宽了高端客户群体。2010年-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年均增速保持在5.7%。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对质量的极端追求,造就了江铜铜箔的高品质(图片来源:江铜传媒) 

 
  目前,铜箔公司以稳定的产品质量在PCB行业内获得了替代进口产品的首选供应商地位,并处于国内铜箔PCB市场占有率第一的行业地位,部分优质客户在特殊厚度、特殊基重、特殊技术要求的产品上完全依赖江铜铜箔。 
 
  江铜还被工信部列为2016年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承接单位之一。 
 
  以江铜的贵溪冶炼厂为例,携手海康威视,建立起存储、应用、管理和相关业务流程为一体的综合平台。该平台集生产管控、治安防范、消防预知、交通治理、环保监测于一体,并延伸出“安防、交通、生产、消防、环保”五大智能应用。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贵溪冶炼厂和海康威视合作,打造五大智能应用场景(图片来源:江铜官网) 

 
  这样看来,江铜在国内无论是主业——炼铜,还是工厂管理水平,都达到了新的高度。但是接下来又面临着新的问题:增量在减少了!向海外并购,就成了一个必然的选择。 
 
03
 
控股FQM
 
江铜意欲何为?
 
  江铜成为FQM的第一大股东。现在的问题在于,首先,江铜是如何进行的?第二,控股能为江铜带来什么好处? 
 
  众所周知,FQM是全球铜矿巨头之一,合计控制了全球约4925万吨的铜矿资源。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目前,全球铜矿储量共约7亿吨。FQM合计控制的铜矿资源,约占全球铜矿总储量的7.04%。
 
  FQM2019年产铜同比由降转升,前三季度同比增5万吨,主要是下半年巴拿马Cobre项目的建成投产:预计该矿山下半年铜产量占比将超过80%。从2023年开始扩大生产,完成建设规划后,FQM将成为年产量超过85万吨的铜矿商。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FQM旗下的巴拿马Cobre铜矿(图片来源:考拉矿业观察) 

 
  但也正是因为该项目,造成了第一量子债台高筑。截止到3季度末,FQM的净负债高达76亿美元,同比增加了24%。并且,在产量增长的同时,企业的市值并没有同步增长:过去5年,该公司市值缩水一半。 
 
  而今年以来,围绕第一量子的收购传闻更是不断:就在江铜之前,FQM已与力拓商讨开发旗下La Granja(秘鲁最大的未开发铜矿之一)铜矿开采项目。该矿预计年产量为50万吨,可使用寿命达到40年。而这次江铜的动作,也引发了市场“搅局”的猜想。 
 
  传言归传言,从历次公告来看,江铜其实是“早有预谋”: 
 
  第一步先通过境外设立的参股子公司PIM设立的壳公司PCH,在二级市场悄悄收购股票达到9.2%,然后再收购600万股突破10%,并向市场公告,之后再通过二级市场收购,或行使认购权的方式进一步增持至接近20%。
 
  现在到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PIM?江铜在公告里是这样说的: 
 
  (1)助力本公司资源国际化。通过本次交易,本公司将成为FQM单一最大同行业投资人股东。FQM控制的铜矿储量丰富,预计未来将产生较强的现金流,本公司通过持股享有相应FQM铜矿资源权益及预计未来现金分红,符合本公司资源国际化战略; 
 
  (2)今后有望助力两家公司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与价值提升。FQM拥有优秀的管理团队,在矿山项目建设及运营上具有丰富经验,本公司及FQM均持有可以扩大生产规模以及待开发的铜矿项目,存在未来在项目开发层面的合作预期;融合两家公司在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通过发挥协同作用,提升项目盈利水平。 
 
  抛开这些官样文章,正如前文所言,现在的江铜需要“买买买”以扩充实力,而FQM的股价持续低迷,且铜价依旧在低位盘整,因而从这个角度看,正是入手的大好时机。至于江铜下一步会采取何种措施,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观察。       

 

“扑克财经”深度报道江铜蝶变

 

【图】2014年至今,铜价几起几落,目前在相对低位盘整(图片来源:文华财经)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公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区丰和中大道1100号金融街世纪中心B座5层

邮编:330077

联系电话:0791-88625013

传真:0791-88602616

二维码

Copyright(©) 2019 江西铜业集团财务有限公司.        赣ICP备15004234号-1 

qq
weixin
weibo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